郭米粒

浓妖不及淡久

Gmily | 再见,李茉茉


何前在看到隔壁桌的李茉茉时,是有那么几分意外的。分开这么久了,他没想到还能在这个城市见到李茉茉。
李茉茉是何前的前女友,分手已近5年。
何前晃了晃身子,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坐姿,一边喝酒,一边看着不远处的李茉茉。这个角度看过去,看到的是李茉茉的侧脸。
李茉茉的头发似乎长了很多,绑了个松松的马尾,几缕细碎一点的头发很随意的垂在脸侧,手臂支在桌子上,托着腮盯着中间未开的火锅,远远看去,额头饱满,鼻子挺翘,配上不太讲究的大马尾和宽松的大毛衣,懒懒的,好看的刚刚好。
何前笑了笑,又想起第一次见到李茉茉的时候,那时候的李茉茉好像也是这个样子的。
那是哥们婚礼的答谢宴,20人台的大桌子,何前和李茉茉的座位正对着。李茉茉其实长的蛮好看的,何前就多看了几眼。
现场很热闹,李茉茉的话却很少,有过圈敬酒的,她也不推辞,就淡淡的笑笑,然后利落的一饮而尽。其余时间她就那样静静的坐着,身体前倾贴着桌檐,手臂支在桌子上,托着腮盯着面前的杯子。
李茉茉的这个姿势让何前对她的好感弱了那么几分,在何前的世界里,饭桌上这种半挂在桌子上的坐姿特别不合时宜。何前的这些心理活动,当时的李茉茉并不知道,她只知道,在和何前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何前曾无数次的试图去纠正她的半挂坐姿,但是直到分手,都未能纠正的过来。
很多初识都是可以清晰的回忆起来的,但是熟悉的过程大多都记不太清了。何前和李茉茉就是这样的大多数。
何前追的李茉茉,其实也谈不上追,就是打听了电话号码,然后死乞白赖约着吃了两次饭,然后又制造了几次偶遇就莫名其妙的在一起了。
何前喜欢热闹,朋友多,应酬多。
李茉茉喜欢安静,朋友少,不喜欢被打扰。
但是这种差异并没有影响到两个人的感情,反而让这场恋爱谈的更轻松了些。
何前不会拖着李茉茉去参加自己的各种聚会。
李茉茉也不会问何前和谁、去哪儿、干嘛了。
两个人在一起时间里,却也甜甜蜜蜜,有滋有味。
不知道李茉茉怎么想的,反正何前特别享受这种感觉,李茉茉不管东管西,他不会在外面沾花惹草,这种互不干涉的恋爱方式也一度让何前成为他朋友圈子里被羡慕嫉妒恨的对象。何前也因此滋生出几分优越感。
这种优越感没有持续太久,他们同多数情侣一样,经过热恋期进入磨合期。很多不介意成了介意,很多看不见成了突然发现,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何前被朋友问及一个问题:你有没有想过,李茉茉之所以不管你那么多,会不会是因为她根本就不在乎你?
何前听到这个问题后下意识的回复:怎么可能!
但自己心里却也犯起了嘀咕,他隐隐觉得,这种说法似乎有那么几分道理。
一番琢磨之后,何前决定试探一下。
第一天,何前一天几次的电话和微信突然消失,晚上临睡前也没收到何前的晚安。李茉茉有点奇怪,给何前发信息:很忙?
何前第一时间看到信息,忍下心中欢喜,故意拖了半个小时才回复:嗯。
李茉茉很快回复:噢,好。
何前盯着信息猜,这算什么回复?
第二天,何前依然忍着没联系李茉茉。
晚上李茉茉给何前发信息:别太累,注意休息。
何前有点开心,回复:好。
然后李茉茉再无回复。
何前在想,明天再来最后一天,李茉茉再发信息过来,何前就不玩这么幼稚的试探了。
只是何前没想到,第三天特意推了饭局在家里等李茉茉信息的他直到半夜都没有等到李茉茉的信息。何前有点生气,有了几分果然如此的不甘心。
于是,何前半夜约了朋友几个朋友出去吃烧烤,一向不爱发朋友圈的他还特意发了朋友圈:一张热闹酒桌的照片,配文——又TM喝多了。
他在心里期待着,看到这条朋友圈的李茉茉能主动联系他,关心一下。
结果,何前又失望了。这种失望带来的挫败感让何前既不甘心又有几分恼怒。
因了这几分恼怒,何前又忍了几天没联系李茉茉,时不时的发朋友圈晒晒自己的各种聚会,透露出我很忙,忙着玩的各种嗨。
而李茉茉对此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何前也在这样一天天的试探里慢慢认定,李茉茉,是真的不在乎自己的。
暗自神伤了一番,便索性憋着一股气不管不顾的玩的更疯了。晒聚会的照片里,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妹子,起初只是疏离的合照,后来就是搭肩,倚靠,挽手……
李茉茉是在何前胡闹后的第6天打电话给何前的:何前,什么意思?
何前淡淡回复:什么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啊。
李茉茉沉默了一会儿,说:别闹了。
然后不等何前回复便挂了电话。
何前彻底怒了,老子折腾这么久,她就轻描淡写的三个字:别闹了!
满脑子都是俩字:分手!
何前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一条信息过去:分手!
李茉茉似乎也没想到何前会提出分手,第一时间打来电话,何前气冲冲的挂了,又打又挂,再打再挂……
许久之后,李茉茉发来信息:确定要分?
何前有点气李茉茉总是一副云淡风轻无所谓的样子,所以他毫不迟疑的回复:分!
发过去之后何前就后悔了,他意识到,这是他和李茉茉第一次闹矛盾,他又想到在谈恋爱之前李茉茉是告诉过自己的,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是可以沟通的,不能冷战,不能轻易说分手。
何前想着,李茉茉一定也生气了,自己的这一个‘分’字之后,李茉茉竟然再无半字回复。
何前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但是他又不甘心立刻联系李茉茉。他想着,好吧,都冷静两天吧,等李茉茉气消了,就去道歉。
让何前没想到的是,李茉茉根本就没有给他道歉的机会。
敲门不应,电话不接,信息不回。
李茉茉也没什么朋友,何前只能到公司去找李茉茉。这才知道,李茉茉早在一个星期前就已经辞职了。
何前有点懵,一个星期前,不正是他胡闹的时候。
缠着前台问了半天,大概知道李茉茉辞职是在公司受了很大委屈才愤然辞职的。
何前一下子就慌了,他突然觉得自己特别孙子,李茉茉那时候一定特别不开心,而自己还没事找事,无理取闹。
何前在李茉茉住的地方蹲了2天,没见李茉茉出入也没见屋里开灯,第三天,何前疯了似的拍门,吵了邻居,才知道,李茉茉已经搬走两天了。
何前意识到,李茉茉真的就这样突然消失了。
他突然就觉得,自己真的很蠢!
这之后,何前又去过几次李茉茉原来住的地方,房子早已有了新的租户入住。
李茉茉的手机也由最初的关机,变成停机,直到成了空号。
这个城市不大,何前却再也没有见到李茉茉,他在想李茉茉是不是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他觉得他欠李茉茉一个必须而必要的道歉。
现在,李茉茉就坐在离何前不过5米的地方,何前看着她淡淡的样子,犹豫着是不是要上前去打个招呼,再道个迟了3年的歉。
就在何前犹豫的空档,李茉茉那桌已经起身结账了,何前站了起来,就在这时,李茉茉转过头来,看着何前,歪着头,浅浅的笑了笑,然后不等何前有反应,转身走了。
何前朝前迈了一步,又停了脚步,他笑了笑,意识到:
其实李茉茉应该也早就看到自己了。她临走前那个浅浅的笑,好像就在说:你好,再见!
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何前接起来:
老婆,对不起,我现在就回去,我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炒栗子。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