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米粒

浓妖不及淡久

Gmily|如果有一天你有勇气


有一些话,想要勇敢对你说

01.

遇见你那年,我14岁,你15岁,我们成为朋友。

因为升了初中,父母要到外地就职一时无法安排的缘故,我借宿在叔叔家,你家就在叔叔家隔壁,我们便成了邻居。

家长们「要互相照顾」的叮嘱加上年龄相仿,又同在一所中学,我们很快熟悉起来,形影不离。

你不是个好学生,书包永远轻的要命,每次去找你,你要么趴在桌子上睡觉,要么就斜倚在墙上戴着耳机听歌。偶尔被老师罚站让我看到,也总哄着我说回去别乱说。偶尔和同学出去疯玩也总要我陪着,回去撒谎说老师加课补习了。

我那时候成绩虽然算不上优秀,但至少看起来听话,努力。所以我的证词从未被家长怀疑过。为此,你开心的不得了,坦言自我从出现以后,你挨骂的次数就少了很多。

一年时间过的很快,到了初二,我已经有了一波自己的朋友,不再是你的跟屁虫。

初三对于你来说,似乎并没有那么重要。你从来没有担心过考不上理想高中,考不上理想大学,对于你来说,除了挨顿老爸的打,并不会有什么其他严重的后果。

也是那一年,你早恋了,你一改之前的懒散,按时去上学,下课去找你的时候,也基本上找不到人,不知道和女朋友躲到哪里谈恋爱去了。但是你依然会拖着我和你们一起翘自习课去看电影,央着我陪你一起到十几公里外的小店买花,哄着我回去对你爸说,最近补课好多。

我讨厌这样的感觉,我不喜欢你对着你女朋友时甜腻的样子,像条狗。

所以,我以你上了初三和我们课程安排不一致为由,向叔叔申请了一辆自行车开始自己骑车上下学。

你一开始表示了不满,追问着我为什么这样,后来也就消停了。这以后,还真的就见得少了。你的后座由我换成了女朋友,而我,也开始了独来独往的生活。

少年时的形影不离就此结束。初二暑假之后,父母工作单位安排妥当,我搬离叔叔家,到另一个城市念书,从此不再有联系。

02.

再见你那年,我24岁,你25岁,我们都长大了。

大学毕业后,在大学所在城市混了两年,适逢父母退休回老家,我也就跟着回来了。

去叔叔家做客,偶然提起来你,叔叔说,你没念高中,读了个的3+2的大专,毕业后分配在一个沿海城市工作,很少回来。又说快过年了,等你回来我们就能见见了。

为此,我对这一年的春节,竟然分外期待起来。

这一次,是在火锅店里见得。

偶尔听到有人叫了你的名字,我急忙起身四下搜索,看到了回头摆着手向洗手间走去的你。

我跟了过去,你喝多了,洗了把脸撑着洗手台发愣。看见我并没有太在意。我笑着拍了拍你的肩膀,你愣过来后激动的像原来一样一把揽过我肩膀,大笑着说我变化太大了。

那天晚上是我把你送回家的,我们絮絮叨叨的讲着这些年的经历,讲你之前的事情,讲你现在的生活,坦诚现在过的并不特别理想,分了手,辞了职,这次回来还没有想好以后该做什么,然后像以前一样叮嘱我别跟家里人乱说。

我突然恍惚,尽管我们已经是大人模样,你在我心里好像还是初中时那个懒散的大少年。

整个春节,我们几乎都待在一起,一起吃,一起玩,似乎是想把中间分开的那几年都补回来。

而家里人也并没有闲着,聚在一起讨论讨论的,已经是给我们找对象的话题了。

对于相亲,我是排斥的,而你似乎并不抗拒。

你问我:你想找个什么样的?

我说:我喜欢的。你呢?

你说:不知道,无所谓吧。

那时,我知道你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失败的恋爱,对于恋爱婚姻,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期待。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是欢喜的,因为你决定留下来不再走了。

03.

你结婚那年,我26岁,你27岁,我们还是朋友。

稳定的工作,还不错的生活 。这是那几年我们的状态,有着父母的庇护,没有太大压力,过的还算顺心。

唯一让我们倍感纠结的就是家人的「催婚」,眼看着身边同龄的都已经结婚生子,在这个平均结婚年龄24岁的城市里,我们俩的大龄实在是让家人有点抬不起头。

每次有一个人遭了数落,另一个人必定也是要带上的,似乎整个城市,就我们俩最丢人。

这期间,也被安排过许多场相亲。大多被我们串通着给搅黄了。就是互相帮忙,我排斥相亲,你也没有多喜欢。干脆做个伴。

后来,你父母以身体不好为由,向你施加压力,结果,还是你先叛变了。

你结婚了,和一个相亲认识的女孩子,一个大家评价为适合过日子的女孩子。

你结婚那天,我喝了个大醉,然后在你婚后一个月,不顾父母的反对,辞了职,到外地创业。

起初,我们还三不五时的联系一下,你感慨要是没结婚,我们可以一起做,感慨要是没结婚也挺好的。

再后来,联系越来越少,偶尔会接到你喝酒后的电话,抱怨各种不如意,抱怨父母催完结婚催孩子。

再后来,就逐渐的不联系了。逢年过节一个简短的通话,一条问候的短信。

没几年,你的父母相继离世。我赶回去,见了一次一夜间苍老许多的你。帮着你们夫妻俩料理了父母的后事。

这之后,便不再联系了。

之于我,不闻不问,就想象着,你过的好就行了。

04.

这一年,我35岁,你36岁,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这一年你离婚了。在36的年龄。

你打来电话说,扛过了7年之痒,终究还是忍不过10年之累。我从来没想过你会离婚。即使我曾经那么不想让你结婚。

离婚的原因,你没说,我也没问。

这一年,我在这个城市算不上混的很好,也算得上小有成就。我很小心的问你:愿不愿意来和我一起做事情?

你没有回答。

还记得吗,那年处理完你父母后事的第二天夜里,陪你喝了许多酒,那是第一次我明确向你表达我的心意,我问你愿不愿意跟我走,你愣了很久以后说你不能。

我们都是男人,但爱情,和性别无关。

少年时,你知道我喜欢你,你没有嘲笑我。

青年时,你知道我爱着你,你没有疏远我。

这时,你知道我依然爱着你,你愿不愿意接受我?

如果有一天你有勇气

遇到许多人 
却没有相爱 
是否我不适合站在你身边 
我的这份爱 
只能存在于黑暗之中 
   
有一些心事 
想要勇敢对你说 
我依旧爱着你,等着你 只是你 
其实那条道路 
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 
   
如果有一天 
想让你能放下所有顾虑去爱 
毫无顾忌 
不在意旁人的眼光 
不在意别人的想法 
   
如果有一天 
只是想让你能坦然面对别人的目光 
并告诉他们 
我们相爱着 
   
也许没有人 
能理解我们的爱 
但只要我们相爱着其他的都不重要 
   
如果有一天 
你有了足够的勇气 
   
那一天 
想让你能放下所有顾虑去爱 
毫无顾忌 
不在意旁人的眼光 
不在意别人的想法 
   
如果有一天 
只是想让你能坦然面对别人的目光 
并告诉他们 
我们相爱着 
   
如果有一天 
想让你能放下所有顾虑去爱 
毫无顾忌 
不在意旁人的眼光 
不在意别人的想法 
如果有一天 
只是想让你能坦然面对别人的目光 
并告诉他们 
我们相爱着

end

Gmily | 再见,李茉茉


何前在看到隔壁桌的李茉茉时,是有那么几分意外的。分开这么久了,他没想到还能在这个城市见到李茉茉。
李茉茉是何前的前女友,分手已近5年。
何前晃了晃身子,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坐姿,一边喝酒,一边看着不远处的李茉茉。这个角度看过去,看到的是李茉茉的侧脸。
李茉茉的头发似乎长了很多,绑了个松松的马尾,几缕细碎一点的头发很随意的垂在脸侧,手臂支在桌子上,托着腮盯着中间未开的火锅,远远看去,额头饱满,鼻子挺翘,配上不太讲究的大马尾和宽松的大毛衣,懒懒的,好看的刚刚好。
何前笑了笑,又想起第一次见到李茉茉的时候,那时候的李茉茉好像也是这个样子的。
那是哥们婚礼的答谢宴,20人台的大桌子,何前和李茉茉的座位正对着。李茉茉其实长的蛮好看的,何前就多看了几眼。
现场很热闹,李茉茉的话却很少,有过圈敬酒的,她也不推辞,就淡淡的笑笑,然后利落的一饮而尽。其余时间她就那样静静的坐着,身体前倾贴着桌檐,手臂支在桌子上,托着腮盯着面前的杯子。
李茉茉的这个姿势让何前对她的好感弱了那么几分,在何前的世界里,饭桌上这种半挂在桌子上的坐姿特别不合时宜。何前的这些心理活动,当时的李茉茉并不知道,她只知道,在和何前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何前曾无数次的试图去纠正她的半挂坐姿,但是直到分手,都未能纠正的过来。
很多初识都是可以清晰的回忆起来的,但是熟悉的过程大多都记不太清了。何前和李茉茉就是这样的大多数。
何前追的李茉茉,其实也谈不上追,就是打听了电话号码,然后死乞白赖约着吃了两次饭,然后又制造了几次偶遇就莫名其妙的在一起了。
何前喜欢热闹,朋友多,应酬多。
李茉茉喜欢安静,朋友少,不喜欢被打扰。
但是这种差异并没有影响到两个人的感情,反而让这场恋爱谈的更轻松了些。
何前不会拖着李茉茉去参加自己的各种聚会。
李茉茉也不会问何前和谁、去哪儿、干嘛了。
两个人在一起时间里,却也甜甜蜜蜜,有滋有味。
不知道李茉茉怎么想的,反正何前特别享受这种感觉,李茉茉不管东管西,他不会在外面沾花惹草,这种互不干涉的恋爱方式也一度让何前成为他朋友圈子里被羡慕嫉妒恨的对象。何前也因此滋生出几分优越感。
这种优越感没有持续太久,他们同多数情侣一样,经过热恋期进入磨合期。很多不介意成了介意,很多看不见成了突然发现,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何前被朋友问及一个问题:你有没有想过,李茉茉之所以不管你那么多,会不会是因为她根本就不在乎你?
何前听到这个问题后下意识的回复:怎么可能!
但自己心里却也犯起了嘀咕,他隐隐觉得,这种说法似乎有那么几分道理。
一番琢磨之后,何前决定试探一下。
第一天,何前一天几次的电话和微信突然消失,晚上临睡前也没收到何前的晚安。李茉茉有点奇怪,给何前发信息:很忙?
何前第一时间看到信息,忍下心中欢喜,故意拖了半个小时才回复:嗯。
李茉茉很快回复:噢,好。
何前盯着信息猜,这算什么回复?
第二天,何前依然忍着没联系李茉茉。
晚上李茉茉给何前发信息:别太累,注意休息。
何前有点开心,回复:好。
然后李茉茉再无回复。
何前在想,明天再来最后一天,李茉茉再发信息过来,何前就不玩这么幼稚的试探了。
只是何前没想到,第三天特意推了饭局在家里等李茉茉信息的他直到半夜都没有等到李茉茉的信息。何前有点生气,有了几分果然如此的不甘心。
于是,何前半夜约了朋友几个朋友出去吃烧烤,一向不爱发朋友圈的他还特意发了朋友圈:一张热闹酒桌的照片,配文——又TM喝多了。
他在心里期待着,看到这条朋友圈的李茉茉能主动联系他,关心一下。
结果,何前又失望了。这种失望带来的挫败感让何前既不甘心又有几分恼怒。
因了这几分恼怒,何前又忍了几天没联系李茉茉,时不时的发朋友圈晒晒自己的各种聚会,透露出我很忙,忙着玩的各种嗨。
而李茉茉对此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何前也在这样一天天的试探里慢慢认定,李茉茉,是真的不在乎自己的。
暗自神伤了一番,便索性憋着一股气不管不顾的玩的更疯了。晒聚会的照片里,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妹子,起初只是疏离的合照,后来就是搭肩,倚靠,挽手……
李茉茉是在何前胡闹后的第6天打电话给何前的:何前,什么意思?
何前淡淡回复:什么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啊。
李茉茉沉默了一会儿,说:别闹了。
然后不等何前回复便挂了电话。
何前彻底怒了,老子折腾这么久,她就轻描淡写的三个字:别闹了!
满脑子都是俩字:分手!
何前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一条信息过去:分手!
李茉茉似乎也没想到何前会提出分手,第一时间打来电话,何前气冲冲的挂了,又打又挂,再打再挂……
许久之后,李茉茉发来信息:确定要分?
何前有点气李茉茉总是一副云淡风轻无所谓的样子,所以他毫不迟疑的回复:分!
发过去之后何前就后悔了,他意识到,这是他和李茉茉第一次闹矛盾,他又想到在谈恋爱之前李茉茉是告诉过自己的,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是可以沟通的,不能冷战,不能轻易说分手。
何前想着,李茉茉一定也生气了,自己的这一个‘分’字之后,李茉茉竟然再无半字回复。
何前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但是他又不甘心立刻联系李茉茉。他想着,好吧,都冷静两天吧,等李茉茉气消了,就去道歉。
让何前没想到的是,李茉茉根本就没有给他道歉的机会。
敲门不应,电话不接,信息不回。
李茉茉也没什么朋友,何前只能到公司去找李茉茉。这才知道,李茉茉早在一个星期前就已经辞职了。
何前有点懵,一个星期前,不正是他胡闹的时候。
缠着前台问了半天,大概知道李茉茉辞职是在公司受了很大委屈才愤然辞职的。
何前一下子就慌了,他突然觉得自己特别孙子,李茉茉那时候一定特别不开心,而自己还没事找事,无理取闹。
何前在李茉茉住的地方蹲了2天,没见李茉茉出入也没见屋里开灯,第三天,何前疯了似的拍门,吵了邻居,才知道,李茉茉已经搬走两天了。
何前意识到,李茉茉真的就这样突然消失了。
他突然就觉得,自己真的很蠢!
这之后,何前又去过几次李茉茉原来住的地方,房子早已有了新的租户入住。
李茉茉的手机也由最初的关机,变成停机,直到成了空号。
这个城市不大,何前却再也没有见到李茉茉,他在想李茉茉是不是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他觉得他欠李茉茉一个必须而必要的道歉。
现在,李茉茉就坐在离何前不过5米的地方,何前看着她淡淡的样子,犹豫着是不是要上前去打个招呼,再道个迟了3年的歉。
就在何前犹豫的空档,李茉茉那桌已经起身结账了,何前站了起来,就在这时,李茉茉转过头来,看着何前,歪着头,浅浅的笑了笑,然后不等何前有反应,转身走了。
何前朝前迈了一步,又停了脚步,他笑了笑,意识到:
其实李茉茉应该也早就看到自己了。她临走前那个浅浅的笑,好像就在说:你好,再见!
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何前接起来:
老婆,对不起,我现在就回去,我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炒栗子。

亲密关系的建立,有点不太容易

秋高气爽,宜做梦

【秋天以后】

秋天,我最喜欢的季节,感觉这个季节也是四季中存在感最低的。

这种低存在感的感觉来源于它不像春天那样暖的那么美好,也不像夏天那样热的那么深刻,还不像冬天那样冷的那么惨烈。

它来的有点含糊,时而像夏末,时而像冬初,总之总也没个正经的秋天样。

而我喜欢它的原因就比较简单了,因为终于凉快了,终于可以穿外套了,穿外套了,穿外套了,穿外套了。。。。



【十年以后】

2006-2016,十年

认识满十年的人都在筹备着要聚一聚,比如来自远方的怀旧电话,比如来自学校的十年庆通知。

对于我来说,却有切切实实的无限感慨。

这份感慨,也许关乎于重聚,但主要是关乎于失去。

前两天刷朋友圈,看到一圈友发文:三年半前,生命中再没有了妈妈这个称呼。刻意选择遗忘,但总是能够触景生情。被贾玲感动了一把。

我输入了百字评论,但最终还是一字一字的点了删除。

因为突然想到,发文的人也许就触景生情,想微微感慨一下,评论什么似乎都不太合适。

他文中提及的贾玲的小品,是《喜剧总动员》里贾玲陈赫表演的小品《你好,李焕英》。

这之前,我也是看过的这个小品的,也是看入了心。

哭了,但是是因为感动。

十年前,母亲去世,这十年,又经历了许多的聚散离合,这一场场聚散离合之后,竟慢慢养成了淡漠的冷清性格。

以前,相信一句话,都会过去的,时间会带走一切。

现在明白,时间不会带走什么,时间只会累积更多的东西,这些东西的累积会让我们不执着于某一个人,不耿耿于怀于某一件事。不是遗忘,是成长。


【27岁以后】

9月末,终于过了27岁生日。

对于这个生日还是比较期待的,当然,这是在27岁生日到来之前。

之所以有这份期待,无非是因为在自己17岁的时候许过一个【十年后】的愿望。

只是,这个愿望是什么呢?

似乎又不记得了,就恍惚觉得,愿望实现了一小半,而已。

我只知道这个27岁生日之后,我开始有了一丢丢小恐慌,说不清楚来源于哪里。

对很多事情失去了兴趣,似乎是一夜之间,感觉自己成了一个无趣的成年人。

朋友说,可能是因为这是我倒数第三个挂2的生日了。

也许是其中一个元素,不然我为什么一定要在27岁生日的时候送自己一个【游乐场玩儿一天】的生日礼物。

方特其实去了几次了,每次去都有新发现,但是我一直都死脑筋的执着于那几个惊险刺激的项目。进去直奔那些项目,玩上一遍,时间充足或者排队人数不多的情况下,甚至会玩上第二遍第三遍。

一圈下来,呼吸都顺畅了起来。

生日当天,装模做样许了个愿。

悄悄坦白一下,根本就没有许下什么愿望,我只是放空了几秒钟,过了一遍往年会许的愿,家人平安健康事事顺。

许愿有什么用,我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倍加努力,待下个十年之期,回忆的不是【十年前的愿望实现了吗】,而是,我是不是成了更喜欢的自己。

 

十一国庆,有个奢侈的大长假,都在问:去哪儿玩?

我只想说:

玩什么玩?!

秋高气爽,宜做梦。



半夜不睡想什么呢?
红烧肉。

第N+N次遗忘自己的银行卡密码,输错3次,完美锁定。
一个连自己前不久刚刚使用过的密码都能忘记的人,为什么还能清楚记得一个十年前留存于心的9位QQ号?

多庆幸,你还是你喜欢的样子……

老房子。

只陪你走一程,总是要分别。

夜深了,为何你还不能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