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米粒

浓妖不及淡久

秋高气爽,宜做梦

【秋天以后】

秋天,我最喜欢的季节,感觉这个季节也是四季中存在感最低的。

这种低存在感的感觉来源于它不像春天那样暖的那么美好,也不像夏天那样热的那么深刻,还不像冬天那样冷的那么惨烈。

它来的有点含糊,时而像夏末,时而像冬初,总之总也没个正经的秋天样。

而我喜欢它的原因就比较简单了,因为终于凉快了,终于可以穿外套了,穿外套了,穿外套了,穿外套了。。。。



【十年以后】

2006-2016,十年

认识满十年的人都在筹备着要聚一聚,比如来自远方的怀旧电话,比如来自学校的十年庆通知。

对于我来说,却有切切实实的无限感慨。

这份感慨,也许关乎于重聚,但主要是关乎于失去。

前两天刷朋友圈,看到一圈友发文:三年半前,生命中再没有了妈妈这个称呼。刻意选择遗忘,但总是能够触景生情。被贾玲感动了一把。

我输入了百字评论,但最终还是一字一字的点了删除。

因为突然想到,发文的人也许就触景生情,想微微感慨一下,评论什么似乎都不太合适。

他文中提及的贾玲的小品,是《喜剧总动员》里贾玲陈赫表演的小品《你好,李焕英》。

这之前,我也是看过的这个小品的,也是看入了心。

哭了,但是是因为感动。

十年前,母亲去世,这十年,又经历了许多的聚散离合,这一场场聚散离合之后,竟慢慢养成了淡漠的冷清性格。

以前,相信一句话,都会过去的,时间会带走一切。

现在明白,时间不会带走什么,时间只会累积更多的东西,这些东西的累积会让我们不执着于某一个人,不耿耿于怀于某一件事。不是遗忘,是成长。


【27岁以后】

9月末,终于过了27岁生日。

对于这个生日还是比较期待的,当然,这是在27岁生日到来之前。

之所以有这份期待,无非是因为在自己17岁的时候许过一个【十年后】的愿望。

只是,这个愿望是什么呢?

似乎又不记得了,就恍惚觉得,愿望实现了一小半,而已。

我只知道这个27岁生日之后,我开始有了一丢丢小恐慌,说不清楚来源于哪里。

对很多事情失去了兴趣,似乎是一夜之间,感觉自己成了一个无趣的成年人。

朋友说,可能是因为这是我倒数第三个挂2的生日了。

也许是其中一个元素,不然我为什么一定要在27岁生日的时候送自己一个【游乐场玩儿一天】的生日礼物。

方特其实去了几次了,每次去都有新发现,但是我一直都死脑筋的执着于那几个惊险刺激的项目。进去直奔那些项目,玩上一遍,时间充足或者排队人数不多的情况下,甚至会玩上第二遍第三遍。

一圈下来,呼吸都顺畅了起来。

生日当天,装模做样许了个愿。

悄悄坦白一下,根本就没有许下什么愿望,我只是放空了几秒钟,过了一遍往年会许的愿,家人平安健康事事顺。

许愿有什么用,我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倍加努力,待下个十年之期,回忆的不是【十年前的愿望实现了吗】,而是,我是不是成了更喜欢的自己。

 

十一国庆,有个奢侈的大长假,都在问:去哪儿玩?

我只想说:

玩什么玩?!

秋高气爽,宜做梦。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