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米粒

浓妖不及淡久

说说过去的『6月』

———————————————————
2011年以来,似乎每年的6月,都不同寻常。
2011年6月,利索的收拾行囊,离开了一座熟悉到不想离开的城市;
2012年6月,硬下心肠,做了一个自以为对的选择;
2013年6月,结束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开启『释放天性』后的『逗比不归路』;
2014年6月,体验自己想过的完美生活,遭遇首次小车祸;
2015年6月,遇见一些不美好,了解一些假恶丑;
2016年6月,三十未到,触到内心的一些小恐慌。
几经摔打,逐渐了解到过来人所谓的『成长的代价』。

记忆力不好的缘故,连回忆都是一些碎片式记忆累积的,这种回忆就适合和合适的人在适宜的场景下叙述,所以,就简单摆一摆最近的这个6月。
【关于告别】
近期告别略多,心累到再见两个字都懒得说,更别说再见的握手和离别的拥抱了。
前天在朋友圈里冒泡说【有一种类似『失恋』的感觉是『与好朋友分别』】,引起圈儿友热议。
有假装无知看不懂的,有胡乱猜疑编故事的,让我再一次见识了地球人的脑洞是怎么开的,这些脑洞让我在『心空空的』和『心塞塞的』之间随机更替,不行于色。
我想我只是有点担心,这种约定好的后会有期会不会就是相忘于江湖,然后给不了自己一个交代,毕竟,对于一个健忘症+脸盲症患者来说,忘,是多么简单又顺理成章的事情。

【关于…吃】
自从不小心激活了吃货封印之后,便在这条吃货不归路上越走越远。吃过的美味,哪怕因为时间久忘记了它的存在,也会在潜意识里强行留下某个东西很好吃的微弱记忆,在指不定哪一天的哪一天突然受到刺激,分分钟馋起来这个东西,然后,就是要去吃。
比如说师范学院的巫山烤鱼,汝阳的过桥米线,浅井路的幺妹火锅,龙祥街的麻辣烫,小食后的冰奶酪……
比如不下去了,因为,我饿(馋)了。
这阵子生病了,熬夜嗜辣不喝水的后遗症——扁桃体发炎。
严重程度5颗星,直接影响了正常的吃饭、喝水和咽口水,间接影响了正常的呼吸和睡眠。总之,感觉糟透了。
幸好,这病总有好的那么一天,在吞了大把药,灌了大桶水,被迫断食近3天后,嗓子终于不疼了,于是这天早上起了个大早做了想吃的炖南瓜,中午吃了麻辣烫,晚上10点还飙了10公里去买了惦记好久的披萨。
能吃的感觉真好(满足脸)

【关于改变】
就像某天一觉醒来想要去私奔一样,某天一觉醒来,我突然开始惶恐于即将到来的30岁,嗯,距离我的30岁只剩下1100多天了。
如果在25岁的时候没有完成20岁时定下的目标,还可以靦遮脸说,那『毕竟是个不太成熟的小计划』的话,那在26岁的时候还没有离30岁目标更近一步的行为,就显得无法解释,不可原谅了。

很多人把人生分为很多个阶段,比如生存阶段,生活阶段。不好说分水岭在哪里,毕竟各有各的不一样。想不出来个所以然,干脆顺应本心,做好现下该做的事情,便是了。

幸好,2016年的6月已过。
下一个,我等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