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米粒

浓妖不及淡久

车站,每一次的分别,父亲跟在车窗下凝视着我,叮咛着注意安全,叮咛着到了发短信,挥着手直到再也看不见。每次都很想飙泪,所以,从小到大,讨厌极了送别的场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