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米粒

浓妖不及淡久

【我还想抱抱你呢】


忘了谁说的【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

反正,自那以后,我再也不喜欢看星星了……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我刚从超市出来,一手一提6L重的矿泉水,还夹抱了一大瓶酸奶,不太好拿还有点咯手,所以是一路小跑着奔向车位的,自然也就没接到这个不算执着的电话。

看到未接显示是Y哥的时候,心里感觉怪怪的,所以急急忙忙的回了过去,Y哥依然是慢吞吞的口气:嗯。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给你说一声。妈不在了,上月月底的事。本来想着不给你说的……

我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认识Y哥那年,我念高三,还是一副假小子模样,转学的缘故,在这个城市里,除了同学便很少有其他朋友。认识Y哥也仅仅是因为常去他家开的小餐馆,吃他妈妈做的纯手工红薯面。

后来慢慢熟起来,Y哥会邀请我参加他们一帮朋友的小聚会,就在他家的小餐馆里,当着他妈妈的面喝酒、扯淡。刚开始叫他妈妈阿姨,时间久了,也开始和他那帮朋友一样,跟着Y哥喊妈。

Y妈是南方人,早些时候随丈夫来到这个城市,落户、生子,作为南方人,很难得擀得一手好面,然后和丈夫一起开了这家小餐馆。后来丈夫意外去世,Y妈便带着辍学的Y哥一起打理着这家小店。

印象里,Y妈瘦瘦小小的,自来卷,大眼睛,一年四季都喜欢穿裙子,系着一条似乎永远都不会脏的浅蓝色围裙,总是笑眯眯的问我们:想吃什么,跟我说。

那时候,我的口味很独特,对一切苦的东西上瘾。苦丁,黄莲,苦瓜,各种喜欢。无意提起来之后的每次聚会Y妈都会特意做一道苦瓜煎蛋,是完整的一大块,用大号盘子盛出来,有点像披萨,很好看,偏苦的口味,好吃的刚刚好。我一个人能吃一盘。那是我迄今为止吃过的最好吃的苦瓜煎蛋。

念大学的时候,假期也很少回家。所以也很少再见Y妈。但是只要回来就一定会去一趟Y妈家,吃她做的红薯面和苦瓜煎蛋。

2010年,我大学毕业回来,也在那一年,Y妈的小餐馆也转让了。问了原因,Y妈只说做餐饮太累,想歇歇,后来才从Y哥那里知道,Y妈有肾病,不知道严重到什么程度,只知道那时候的Y妈整个人显得更加瘦小了。

即便如此,留在这个城市的几个朋友,依然三不五时的聚在Y妈家,围着那张铺着浅蓝色桌布的餐桌,吃Y妈给我们做的各种好吃的。

2012年,一天晚上和同事一起陪客户吃饭,不知道是酒有问题还是吃的东西有问题,很诡异的大醉。保留了最后一点意识提前退场,然后给Y哥打了电话。喝再大都不断片的缘故,我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发生的所有事。

被拖到Y哥家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Y妈开的门,我大着舌头对Y妈傻笑:妈,对不起,我喝多了……

Y妈帮着Y哥把我拖到沙发上,端起茶几上一碗热汤给我说:喝了,喝了好受点。

我不清楚当时飙泪了没有,但是确实感动的一塌糊涂,尽管胃里满满的,还是硬撑着喝了那一大碗汤。后来Y哥告诉我,接到我电话的时候,Y妈本来就已经睡下了,听Y哥说了情况,就马上到厨房熬这个醒酒汤,说是等我回来可以直接喝。

半夜酒醒,去卫生间的时候,Y妈才刚睡下,阳台上挂着我换下来的衣服,还滴着水。心里暖的不像话,想偷偷哭一场。

本想早上不打扰他们悄悄离开,Y妈却比我更早的起了床,把我的衣服整整齐齐的放在我床头,还做了早饭。大醉后遗症,我很努力的捋了捋不听使唤的大舌头,一字一顿对Y妈撒娇:谢-谢-妈-妈-,抱-抱。

Y妈还是笑眯眯的样子,有点害羞,其实,那也是我第一次那么郑重其事的撒娇,抱别的女人。印象里,连自己的亲妈妈都没来得及那样抱过,感觉暖暖的,很安心。

离开前,Y妈追出来非要让我再喝一碗醒酒汤,说是看我的样子,还需要巩固一下。

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之后没两个月,Y哥带着Y妈回了南方,说是Y妈身体原因,走的挺突然,我们都没来得及去送别。而我们也总觉得,以后相见的机会还有很多。也无数次许过抽空去看Y妈的承诺。

但是,那以后竟然再也没有见过。连电话也越来越少,直至缩减到每年春节才会有个长长的通话。

只是,四年,竟然过的这么快,快的来不及重逢。

只是,永别,竟然也来的这么快,快的来不及好好告别。

那个瘦瘦小小,围着浅蓝色围裙给我做苦瓜煎蛋的Y妈再也见不到了,再也不能给她说谢谢妈妈,再也不能好好抱抱她……

我,很难过……


以前,总有老人说:人呐,见一面少一面,趁能见,好好的……

那时候,还不太能体会这句话,几次突然的【离别】后,才慢慢明白其中含义,即使把每一次相逢都当作最后一次相遇,也不能在失去的时候,让难过的感觉稍稍弱那么一点点,唯一好的一点可能就是,会少那么一点点遗憾,哪怕只是一点点……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