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米粒

浓妖不及淡久

写在婚礼前


距离我的婚礼还有27天的时间。

没错,我要结婚了。

不知道别人在婚礼前都是一种怎样的心情,我只知道现在的我,有点不太好。怎么说呢,嗯,就是很焦虑,非常焦虑,焦虑到不想吃饭,不想说话,不想见人,不想动,一动不动的那种,像棵树,还是假的那种。

以前总听说,婚礼前一个月会特别忙,因为需要准备的东西会很多,但是我真的很闲,闲到感觉要结婚的不是自己。

狗约着出去撸串,几杯冰啤酒下肚,他一边骂着这热死人的鬼天气,一边说等下个月找个时间一起去山里避暑。

我问:哪天?

狗说:管他妈哪天啊,你天天闲的跟蛋似的,说走就走了。

狗说的没错,我是真闲,将近一年没上班,每天要做的事情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坐那发呆,在狗不叫我出去的情况下,我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小区超市,超市门口有台售水机,我每周至少去一次那儿。

以前,狗说什么我都会说好,但是这次不一样,因为我要结婚了啊,结婚不是大事吗,不过,狗不知道我的这个大事,因为我没告诉他。

事实上,虽然我要结婚了这个事儿,我们小区大门口推着车卖水果的阿姨都知道,但是我的朋友,还没一个人知道,因为,我家人不认识他们,我也没告诉他们。

不过,细想起来,我好像也没什么朋友,好像也就狗一个了。

9点15分的时候,我电话响了,是家里打来的,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说就回。

狗在听见我电话响的时候已经很自然的站起来结账去了,他显然已经习惯了。

路口分开的时候,他像往常一样,挥着手说:走啦!

我突然想我结婚这事儿好像应该告诉他一声。

但是这句话在心里还没整理出来,就发现他已经走远了,我有点怀疑他是不是踩风火轮走的。

回到家的时候,家里人都还没睡,围着桌子在那儿装喜糖,写请帖,摆弄着一大堆花花绿绿的东西。没有一个人看我一眼。我也习惯了,他们就是这样,我只要出门,就一定会在9点半前接到他们的催归电话,但是在家,就跟空气没什么两样。好像只要不死外面就好。

我去洗了个澡,然后去柜子里找内裤的时候,发现我最合身的那条内裤不见了。把衣柜扒拉个底朝天之后,我终于发现,它是真不见了。

不用想,我的衣柜又被更新了。估计是给我买婚礼衣服时顺便买了一些别的。我也懒得管它新旧,能穿就行。

床单被罩也换过了,好大一股消毒液的味道,躺床上有种躺医院停尸房的感觉,虽然难闻,倒是有一种莫名的踏实。

我想失眠,但,还是不小心睡着了。

还做了个梦,梦见了婚礼现场,要和我结婚的那位脸有点模糊,毕竟我们才见过两三次,但是情节很清晰,就是有人摁着我头拜堂。反抗无效的自己一低头,发现自己穿了个人字拖。心想,完了完了,结婚穿这样,会不会被家人给腿打折。然后就醒了……

这一觉醒来,距离婚礼就剩26天了。

忘了说了,我是张小白,26岁,一个清闲的准新郎。

我有一个幸福的家,一群爱我的家人,我……好幸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