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米粒

浓妖不及淡久

嗨,我的姑娘

夜深了,我的姑娘,你应该已经睡了吧?

今天是你的生日,本想给你打个电话,想想还是算了。怕太想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虽然几乎每天都能在Q空间或者朋友圈里互动,但是我依然想你。

我总会跟一些新的朋友提起你,给他们讲我们的故事。

我们第一次见面应该是3年前的六一,你第一天到公司报道,长裙,马尾,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夏天太炎热,你当时的皮肤确实很黑(后来发现是遗传黑玫瑰),但是好久没见过黑的那么有气质的人。所以,我尽可能热情的给你做了个入职培训。

谁能想到我们会慢慢成为最好的朋友。

忘记是什么时候熟起来的,只记得那年七夕,同样无约的两个人约在公司楼下的火锅店一起过情人节,我们坐在靠墙的两人座,桌子上喝空的十几个洛阳宫瓶子吸引了店里大半人的目光。两个傻姑娘不知道侃些什么就那样聊到半夜。也是那天,忘带钥匙的你第一次留宿到我家,也成为近些年以来第一个留宿我家的姑娘,然后,不习惯身边有人的我,一夜没睡。

那家火锅店早已经易主,我们转战涧西分店,成为隔一段时间就要光顾一次的常客,尽管它的味道一直在变。我们还是能边吃边喝侃到快要打烊的深夜。

姑娘,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真的一身毛病,还没有学会怎么去爱去亲近最在乎的人,总是冷冷的,浑身是刺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还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小怪僻,比如,不喜欢陪你逛街,不喜欢你住我家…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包容。

我们见证了彼此的成长,见识过彼此最闪光的骄傲,也见识过彼此最狼狈的失落,这中间有出现过一个叫男人的物种,那时候,我会说,好女孩儿,总是要被辜负的。听你冷着一张脸假装洒脱的时候,我想抱抱你,但我没有,我只是给你讲了一个关于我的比你更凄惨的故事,我以为,这就是最好的安慰。

再后来,你离开了洛阳。

当时,是羡慕你的。羡慕你得到了我们共同期许的幸福,祈祷你不要被辜负。

我变身情感专家,搜刮脑子里所有关于恋人相处之道夫妻相处之道的知识,做你的情感顾问。

对不起,我以为,只要你愿意,我就替你幸福。

现在想来,我不应该自私的想做个不说坏话的好人,不该提醒的那么含蓄,不该由着你,告诉你:亲爱的,只要你愿意。

后来,就是后来。

你结婚的前一天,我们躺在一起聊了几乎一个晚上,你给我分享了你从小到大的“宝贝”,不知道你是不是记得,在困的说不出话的最后,我说了一句:亲爱的,你一定要幸福。

然后我在你的婚礼上一次又一次的掉眼泪。掺伴着嫁女的失落,默默祝福。

对不起,亲爱的,你最难过的那段时间,我没有陪在你身边,只能通过电话告诉你:亲爱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时间,印证了这一点,一切都过去了,你比以前更勇敢,不再是那个任性的傻姑娘了,而我,也一点点的学会了怎么去爱周围的人,爱家人,爱朋友,现在的我会无条件的宠着琳琳,会当面抱她说想她,会陪她逛街,出游,喝咖啡,会邀她住我家,给她做饭吃,陪她聊天,给她拍好多漂亮的照片,为她建专门的相册,对她所有的提议说好呀好呀,陪她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晒和她在一起的幸福。

有时候你会假装嫉妒,说好想和我们一起,其实我们也总会提起,如果你在这里,该多好。

亲爱的,其实这些,我也想为你做。

原谅我那些年的不善表达,错过了那么多可以将将我们的情谊渲染开来的美好时光。

可以回洛阳看看我们的,不必非要等瘦下来的,在我眼里,你就是你,无论是白了黑了胖了瘦了,似乎都没有那么重要。

18日的12点已过,你的生日也过了。想起,生日只相差两天的我们同属天秤座,最早的时候你总念叨我们很像,起初我并不觉得,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默默认同的。真的很像,只是成长有时,会以相似或不同的形式先后光顾我们,但,最终我们都成了一样的人。

我的姑娘,夜深了,祝你好梦,原谅我絮絮叨叨杂乱无章的表达,其实我只是想说:我们是真的真的要一起一直幸福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