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米粒

浓妖不及淡久

郭米粒又开始胡说了


若不是一时兴起想要清理一部分手机里的APP,都快忘记了曾经有一段时间在LOTER敲下过一些文字。

试了几次帐号密码才得以进来。

最新的更新是2015年11月,一段简短的话,写于加班后的夜晚。

那时,还没有做完全意义上的销售,还有一些很少的时间来渲染自己的小矫情,还没开始像现在这般“不是自己”。

刚下过雨,开了窗,有点凉凉的,却也舒服。

朋友圈里晒过这场雷电雨后就开始晒起了彩虹,而我对彩虹的兴趣,就跟对牡丹花一样,无感。

说不上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就是不喜欢。

昨天,有朋友生日,聊及生日愿望,他问我,你上个生日许的什么愿?

我还真挺认真的回忆了一下,然后,愣是没想起来,我甚至都不确定上一个生日有没有过。但是愿望这东西,不一定是生日才能许的对不对,最近一次许愿应该是在清明上河园的许愿树下,上个月的事情,虽然记不清具体措辞,但是许愿条上一定是写了关于愿家人平安喜乐一类的话。而这些话,毫无疑问的,在历次许愿中都必定是以头条形式出现的。

家人平安喜乐,即是大幸。

想起前不久和姐姐聊天,说起近7岁的小外甥女总是语出惊人,思考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妈妈,小姨为什么还不生孩子啊/妈妈,那会不会我还没_______的时候,你就死了啊……

嗯,总之很多。

每次听到这些的时候,我下意识的会计算一下家人的年龄,也算是提醒一下自己与家人相伴的时间究竟还有多少。

这许多年的独立生活,其实家人之于我来说,有点像过桥时的栏杆,其实基本上不会去扶它,但有它的存在,总是多了一份心安。

最近,健忘这个毛病愈发严重起来,脸盲症也盲到了新高度。同时,也发现,对很久以前的事情记起的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楚了。

闲着没事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阿尔茨海默病,没错,就是传说中的老年痴呆症,虽然我四舍五入也够不上老年的边儿,但,这有什么关系,毕竟连更年期都可以提前了,老年痴呆就算不上什么了。

未满27岁的老年痴呆,想想也是有趣。

所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多了个习惯,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把自己写过的文字重新过滤一遍,跟看别人故事一样,脑补一下当时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心境。

然而,这对于逐渐衰减的记忆力并没有什么有效的帮助,也懒得理会。就只能尽可能的让生活片段化,没事的时候不找事,懒着,赖着,有事就马上去做,让复杂简单化,就像黄小琥歌里唱的:就试着让生活变得简单,……(此处有一笑)

遇见一些有趣的人,遭遇一些有趣的事。

伸手,笑:你好

转身,问:你谁

冷脸,说:再见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