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米粒

浓妖不及淡久

【有话•说】

连续雨后的这个下午,送走闺蜜,倒一杯茶给自己,然后裹个毯子窝进沙发里,听着电台里蔷薇岛屿主播软软的声音,对着电脑敲些前些天便想敲出来的文字。

QQ空间开了黄钻的缘故,能看到每天有哪些人在访问我空间的时候被阻挡了,然后看到了那个最近又一轮频繁出现的熟悉头像,看到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接下来就只是小声的嘟囔了一句:闹哪样?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只是这天晚上,好久不做梦的自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的自己一边忍着让人气恼的饿,一边认真的煎着荷包蛋,就固执的想煎出一个蛋清焦黄蛋黄还是液体的那种煎蛋,结果煎了一个又一个,都不满意,因了这种不满意,竟生生滋生出一种难以抑制的悲伤。

于是在起床后,便洋洋洒洒的在键盘上敲下了整整两页的一些话。敲完认真的读了一边,然后对着自己小声的嘟囔了一句:闹哪样?

结果,这篇文章便被放进了回收站,然后选择永久删除。

赤着脚跳下沙发,从冰箱里取出一颗蛋,到厨房,拿出平底锅开煎,马上就出锅了一个煎荷包蛋,蛋清是诱人的焦黄,咬开蛋黄的位置,未曾凝固的蛋液流出来,满嘴的香。

多简单,想吃就能吃到的满足感,微微幸福。

以前,总期待能遇见一个会做饭的男孩子,那时,我不会做饭,甚至连简简单单的一碗面都不能做出勉强的好吃的样子。

我经常安慰自己说自己没有做饭的天赋,也总庆幸自己有个好伺候的胃,爱吃面,不挑食,甚至不能清晰分辨好吃与不好吃。

但是后来,一直没没能遇到那样一个男孩子,而我也厌倦了外面饭店里那几十年如一日没有家的味道的饭菜,终于有那么一日,忍不住置办了全套的厨具,开始学习怎么养活自己。

后来,我发现,我开始在意饭菜的样子,只要样子好一点,哪怕味道差一点也好。

再后来,我发现,我不仅在意饭菜的样子,也开始在意它们的味道,味道不好,便没了吃的欲望。

再再后来,我再一次开始期待能遇到一个会做饭的男孩子。

如果说,以前的期待,是为了能让我们的未来质量高那么一点的话,现在的期待似乎已成了一种深埋于心的情结。

如此的期待遇见一份安心的平淡与简单,那么淡淡的美好,遇见了,却又害怕这美好不能长久,怕我们会辜负了这样的美好。

然后,我们纠结,犹豫,在患得患失中一次次的错失美好,然后无奈的自嘲。

对于这种人来说,转身太难,所以只能选择一直向前走,然后鸵鸟般的想,会不会有那么一个时间,在某一次路过的时候,能有一双坚定的手伸出来紧紧的拉着你。然后,就这样平凡简单,停留一世。
时间走过,改变太多,他,你,我,在谁的世界里扮演着匆匆过客,留下或浅或深的印记,偶尔欢乐或悲伤着自己与别人。只愿,大家都能找到可栖身的那个枝头。
❤想起来《一生一世》里,永远给安然做好早餐,安然吃后靠在永远身上问:每天都吃可以吗?然后,就只是“爱过,就是一生一世”的结局。勿论各位看客如何看待,这样残忍的结局,我真的很想说“臣妾不服啊!”
❤品冠有首歌,《疼你的责任》,好多年前开始听,听了这么多年,竟慢慢听成了一个故事。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