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米粒

浓妖不及淡久

【嘿,姑娘 】

7月底,一姑娘给介绍了一部电视剧——《爱情回来了》。
根据剧名判断,应该是我一向不感冒的偶像剧种,但是姑娘强烈推荐:看看吧,也许能和我一样变得柔软那么一丢丢。
虽然我嘲笑了姑娘的矫情,但还是没有辜负她,终是去三丢四的跳着看完了。
我想,姑娘强烈推荐给我的我的理由,其实是想教育我来着:剧中那一开始咧咧着誓做“不婚族”的姑娘们,甭管经历了怎么虐心的“不容易”,但结局都还算完美,也算悟了,爱了,婚了。
姑娘追问我观后感,我很用心的回忆了好久,最终败给浑沌一片的大脑,给了个不走心的答案:还可以吧。
我感受的到姑娘歪着嘴回应了我一个牙缝中挤出来的”且“。
我是真看了,但是也真的是没有记住讲了些什么,所以辜负了姑娘那个想让我和她一样变柔软那么一丢丢的期待。
可惜了姑娘的一片心意,我确实没走心,更别说入戏了。
姑娘一顿数落后,也只能弱弱的转移了话题。
8月初就是情人节,姑娘很应景的问我,你觉得爱情是什么样的?
我挑了挑眉,爱情?多久不曾有人问这个问题了。
所以应付的回答:爱情,在我理解,就像鬼,听说的人多,见的人少。
姑娘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满意,继续追问,我很费劲的在大脑里一阵搜索,终于在很久远的记忆群里扒拉出这么一段话:
”我一生渴望被人细细收藏,免我惊,免我扰,免我颠沛流离,免我无枝可依,只是我知,我一直知,这人,他永不会来。“
姑娘对这个回答满意极了,甚至有几分欢喜,可爱的是,她对这莫名的欢喜是这样解释的,她欢喜是因为她终于发现,我原来是一正常人。
我轻笑,附赠姑娘一个白眼儿,可惜姑娘没看见,我只能自己消化了一下。
单身,就像是一种咒,下咒的是自己,慌着解咒的是周围那些爱你的亲朋好友。
有人说单身的姑娘太傲娇,其实对这些姑娘来说,宁缺毋滥可能只是应付别人的障眼法。究其根本原因其实还是怕麻烦,不舍得,不舍得为了某个人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生活,说来说去还是爱自己更多一点,不想委屈了自己,没有消费就没有杀戮,哦,不对,是没有投入就没有伤害。
有姑娘说,为什么好姑娘总是被辜负?
我被这矫情激的打了个冷战,然后配合的说是的。
其实,谈不上辜负,毕竟在冷暖自知的感情中,选择凑合或者不凑合,都是自己的事情,也理应为自己的选择付出相应的代价,比如,辜负,或者被辜负。
姑娘说,知道人为什么要勇敢一点去尝试吗?因为你若不尝试,永远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这次,我认同姑娘的话。
但是,姑娘,这个姑娘是个怕麻烦的人,凑合是咱的强项,再加上这个姑娘忍耐力强,所以,知道要委屈自己还飞蛾扑火,这相当于一种自残,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所以,让那些赖着时光不想走的故事君或者匆匆而过自以为是的过客君们,都从生活和记忆里死去,然后彻底消失吧。
洒脱的姑娘,顺应本心,傲娇的活着吧,因为,还有什么是比不憋屈不委屈的好心情更重要的呢。

【郭米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