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米粒

浓妖不及淡久

【原创】随笔

(文/郭米粒)

记不清是第几次放了点哥的鸽子,不,准确的说是放了秦姨的鸽子,秦姨,是点哥的妈妈。
所以,点哥又对我发脾气了,每一次他都会发脾气,遗憾的是,我每一次都能腆着脸以貌似正当的理由蒙混过关。
其实,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秦姨有个爱好,喜欢给人介绍对象。这真心算是秦姨的优点,而我也真心感谢秦姨,就是吧,我发现对于这样的戏码,我真心入不了戏。
这次事情的起因还得从前几天的那顿饭说起。朋友结婚,要去外地,所以,几个朋友聚聚,一为贺新婚,二为送别。
我也没留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饭局都会有那么一个程序——“批判会”,而对象十有八九有我,一人几句,各种恨铁不成钢,各种痛心疾首,其实说到底,就是那一宗罪——至今单身。
我照例是不能还嘴的,这是经验,如果还嘴,就是没完没了的数落,如果不还嘴,做低头认罪状,大家说的差不多的时候照例是会有一个和事佬站出来做个结语:行了行了,都别说了,这姑娘头都快低拉到地上了。我照例要在大家投来各种无奈眼神的时候,配合的假装羞愧,末了,大家再叮嘱一句:抓紧时间。这才算完。
其实,每次听批判的时候,虽然不能还嘴,心里还是会小声嘀咕的:单身怎么了就不对了,怎么了就碍着大家了,怎么了就还快十恶不赦了?!
没错,我是有点不服气的,因为不理解,25岁而已,怎么就跟要单身一辈子似的,明明是大家的步子早了,怎么就赖我晚了呢。
待大家心平气和的时候,我会小声解释:在找,在找,一直在找啊。
然后收获一堆白眼。
我是真的在找,一直在找,只不过,被催的紧了,就快马加鞭,积极寻找,等风声过了,就偶尔偷偷懒,给自己放个假。
这两年,通过各个渠道接触的男孩子是真不少,朋友打趣我:你也挺不容易的,接触那么多,愣是还能坚持着单到现在,真心辛苦。。。。
而我,照例还得腆着脸说出那句:算命先生说了,缘分未到……
朋友问,这么多年了,就没个让你动心的?
说实话,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还真的想了想,然后脑子里过了那么几张脸。那些个擦肩而过,无疾而终的会留有几分遗憾的人。
但最终还是咧着嘴大笑:没有吧。
突然想起,就在不久前的月初,和琳琳吃火锅的时候,聊着聊着我就感慨了一句,为什么就没有狠喜欢过一个人呢?那姑娘说了那么一句话:那是因为在你还没有狠喜欢他的时候,你自己就把这喜欢生生的切断了。
听到那句话的时候有几分愣,就好像困惑自己好久的问题突然找到了答案。
朋友说,找不到对象,谈场恋爱也好啊。
可我就是觉得谈恋爱就是结婚的前奏曲,不以结婚为目的,谈恋爱,做不来。
朋友说,不要那么挑剔,降降标准。
谁能信我,我是真的没有什么标准,更别说是高标准了。
前阵子,朋友圈里转了一篇文章,《难以取悦的姑娘》,刚转完,就招来一堆回应,说的最多的就是“是不是说到你心坎里了?”
曾经和闺蜜讨论过这个问题,是不是该尝试着让自己图点啥,有所图是不是就容易被满足一点,感情就来的容易一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岂不是难为他人?
但这场讨论终究还是无果的。有些东西,真没有那么容易改变。
夜深人静,坐地上,盘腿反思,结果生生发了半天愣,忘了自己之前坐着是要干嘛来着。
想起某一日,和姐姐在厨房做饭,她突然说了一句,到时候先给那熊孩子揍一顿。我奇怪的问:谁?姐姐说:你对象!然后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年初一日,和一个年近40的大姐说起找对象,我坦言,自己打心眼儿里其实并没有觉得有他们想象的那么迫切,我的压力,来自外因。那姐姐便说:我完全理解,我二十五六岁的时候和你一样,都快被逼疯了。因为大家为了我的事都快崩溃了。所以,最后我妥协了,听了他们的随便找个人嫁了,现在觉得,当初自己应该坚持一下的。
我听的愣然,当时很想和她拥抱一下。
被逼得急的时候,也会想,不然随便找个人嫁了得了,然后还会煞有阵势的把自己身边的人列个遍,认真思考究竟要嫁给谁,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朋友说,其实也不是非要你找这个人嫁了怎样怎样的,就是觉得你现在的状态挺吓人的,好像一个人就可以一辈子似的,最初是有点女汉子气质,现在那女字都快可以消失了。
一个人久了,就过独了,对于陪伴这件事,就开始逐渐的不期待,不适应,甚至不喜欢。
没错,这才是大家担心的。
想明白这些的时候,应该感动的留下几滴泪,但是我就只是习惯性的挑了挑眉。
然后跳脱的想到去年的某一天,电话里一个男孩儿问:
“说实话,你会想我吗?”
我说了实话:会。
男孩儿又问:“那你想我的时候怎么办?”
我利索回答:忍着。
我突然明白,在感情里,似乎有一种东西,叫做勇气,而我,不明原因的缺乏这种东西。
这是不是病?
是不是有人和我一样,有着同样的病,未曾发觉,无从治起。
就那样,习惯了等待,习惯了被动,习惯了这么久的习惯。
生活,从没有所谓的“无缘无故”,答案就在心里。
需要时间,指引自己慢慢去寻找,需要有人,就恰好能看的明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