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米粒

浓妖不及淡久

【原创】等爱慢慢来

将下巴支在水杯上,解放出双手刷着微博,看到丁媛20分钟前的更新:去他妹的,爱谁谁!

我习惯性的挑了挑眉毛,轻笑出声,斜睨了一眼对面的李元。

李元的脸还没到面目全非的地步,不过也差不多了,怎么说呢,就是整张脸被糟蹋的很精彩,那张不大的脸上凡是有点空地的地方,都多少留下些抓痕,抓的不是很均匀,有长有短,有深有浅,有红肿,有青肿,还有一些黑红色小伤口,应该是流过血的地方,这时的他正拿着一瓶成冰的矿泉水敷着脸,龇牙咧嘴的样子配上这这些伤痕淤肿让李元原本白皙俊秀的脸看起来有几分诡异的滑稽。

所以,我真的没能忍住哈哈大笑起来,咯疼了托付在水杯上的下巴。

李元回了我一个交友不慎的白眼,然后恨恨的说:他妈的就是一泼妇!

李元嘴里的“泼妇”就是丁媛,他交往了不到一周的女朋友。

丁媛是个挺文静的女孩子,之前我真是这么认为的,告诉李元的时候,李元说原谅你了,主要是你们不太熟。

也是,就见过丁媛两次,第一次是朋友聚会,李元介绍说:这是我一朋友。丁媛礼貌的给大家打招呼,面对大家善意的玩笑红着脸解释,我们只是朋友。

第二次是一天夜里李元来找我拿东西的时候,丁媛站在李元侧面的暗处,轻声细语的说,你好。

我忍不住八卦:贵女子抓你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躲?

李元一脸后悔:我他妈要知道她能把我脸抓成这样,我他妈一定躲!

不打女人,这是很多男人的原则,李元这是这样的男人,据他说,争执之初,丁媛淡定的不得了,你来我去几句话后,丁媛就跟疯了似的,咆哮着就上手抓了起来,李元本能应该是要反抗的,但最终也只是很没意义的挡了几下,在他想来,男人被抓几下也无所谓,但没能想到,这几下竟全招呼在了脸上,还招呼的这么触目惊心。

李元扭开矿泉水喝了一口,然后特别颓的问了我一句:你说这世界上有淑女存在吗?

我挑眉看他,在你的意识里,什么样的算淑女?

其实李元也说不清楚,他只知道,淑女应该不是这种能把他的脸抓成这样的女人。

百度百科里对淑女一词的定义是这样的:淑女——贤良美好的女子。

无论男人女人,在前面所加的形容词,都是其他人根据自己的意识感觉给下的定义。

相信这所谓的“贤良美好”在不同的人心里也会有不同的解释。如果淑女能用贤良美好的女子来定义的话,那贤良美好又该用什么来定义,这一层层推下来,其实也是说不清楚的,说到底,还是靠的每个人本心的感受而已。

李元想要找个淑女,兜兜转转好多年都没有遇到,他开始质疑这淑女是不是存在,其实连他自己都明白,自己要找的其实并不是就是什么淑女,而是要找那个恰好符合自己内心深处标准的女子,至于是什么标准,恐怕连他自己都不是那么清楚。

很多时候,我们总在用去除筛选法来做选择,用不喜欢什么来帮自己分辨自己喜欢什么,说不上来好还是不好,但就是觉得这种方法似乎不是那么理想,似乎总是造成了这样那样的错过。

想起来《我可能不会爱你》里面maggie,用一块小板子罗列出来的那些找男朋友的标准:要好看但不要太帅、有安定的工作不要太有钱、脾气好像一个大哥哥、要腼腆不善长追女友、要在同一间办公室朝夕相处、要家庭单纯、要在两年内结婚!

后来,maggie为李大仁划掉了其中的一条,再后来,他们还是没有在一起,输的原因很多,但无非是输在了感觉,输给了矫情的moment。

分手的时候,李大仁给maggie说爱情不是「比较值」,爱情不能只是「条件论」,婚姻更不能,如果没有爱,一辈子是很难走下去的……

不好说maggie的做法好不好,每个人的爱情观和婚姻观也是不同,无数人纠结的这个观念,说到底还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纵然有标准,在世事变化中,不也是在一点点的调整改变吗,可以有标准,但是千万不要让它成为束缚。

理性也好,感性也罢,我还是相信,没有开花结果,也许只是因为季节不对,又何必过分去纠结呢?

在等待的日子里,遵从本心,做最好的自己,季节到了,自然开花结果,收获一世绚烂!

所以,别着急,慢慢来,静静等待你对的季节。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