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米粒

浓妖不及淡久

【原创】随笔(闲话)

那天是个周五,连续出差后第一天上班,下班路上,雨突然就那么气势汹汹的下了下来。

虽然当时所在的位置离家也不过就五分钟路程,但是看了一眼脚上干净的布鞋,我还是毅然的锁了车进了就近的华莱士。

依然是靠窗的位置,依然是一份单人套餐,依然是一张湿巾从手到桌面细细擦上一个遍,然后列宝似的将自己的水杯、眼镜、手表、手机、充电宝一一细致排列在桌面上,然后掏出随身的书看了起来。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断断续续几近一周的时间,偃师-洛阳-偃师-汝阳-洛阳,这样的出差导致从好多天前就开看的这本书,才看到了【第二夜】。

一开始看书的时候,总喜欢去细细分辨一下究竟是书里的什么吸引了自己,后来发现并不是所有的喜欢都能说出来个所以然,就算说出来个所以然也显得太过浅显,似乎怎么着都不足以表达自己,索性也就不再去考虑这个问题。

书里是一个个独立的小故事,其实人就是那么些人,然后从“我”的角度,在不同的故事里充当着时主时配的角色。

在未入手这本书的时候,忘记了在哪里看到过一篇书评:很好看,但是有点看不懂。

诸多精彩书评中我记住了这一句,所以,在开始看的时候,就做好了研究的准备。

事实上,我被误导了,不过我也理解那位读者所谓的看不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故事其实就是简单的故事,多数人在看故事的时候喜欢对号入座,自己也罢周围其他人也好,一旦这种对号入座成立,所读的故事便显得更为生动有趣且深刻。否则,可能就会有这样的看不懂。

我的阅读习惯,看的时候旁若无人,随着书里的情节毫不做作的释放自己的情绪,二味十足的大笑,大叹,或是干巴巴的呵呵呵,而每看完一篇往往还是要发个呆的,不冥想,就只是看着别处然后一动不动的愣上一小会儿,用这一小会沉浸在书里,入在戏里。

是时,正看完那篇《开放在别处》,是把书签细致的夹在书里小心合上书准备发愣的时候无意间瞟见了斜对面桌子上一个竖起来的手机,我没有偷拍的癖好,但是有偷拍的经历,所以直觉告诉我,那只手机在偷拍我,而我眼光扫过去,手机的主人收手机的动作和尴尬的表情也瞬间印证了我的想法。

我被他的动作逗乐,忍的很辛苦才忍住了经典的二货式大笑,冲他礼貌的笑了一下。

是个大男孩儿,长胳膊长腿的窝在华莱士不算宽敞的椅子上,眼观鼻鼻观心,不自觉的抖着腿。看不出年龄,感觉有点像是高中生。可能是没想到我会对他笑那么一下,他稍稍愣了一下,然后不自觉的挠了一下脖子,直直的走了过来。

“你好,对不起,我就是觉得这样子看书的女生挺好的。”

我收拾了对面椅子上的东西示意他坐下,“没关系,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特别喜欢这种状态的女孩子。”

他像是被吓了一跳,我大笑着解释:“我可不是同性恋,就是单纯的喜欢。现在的孩子,想什么呢。”

似乎是被我大条的二货行径感染,原本看起来腼腆的他也慢慢的健谈起来。

16岁,高一,到底还是小孩子,听到我说我25岁的时候,他一脸被雷劈的表情,咧着嘴大呼不可能,露出不太规矩的两颗虎牙,我挑着眉毛笑,问他为什么不像,他底气十足的指着我的裤子说,谁都25岁了还穿这样的裤子。

我瞬间无语,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子,好吧,我承认,那天我穿的是随意了一点,穿的是一条宽条纹的吊裆裤,松松垮垮的,坐下的时候裤裆可以撑开当桌子的那种。不过,谁规定了25岁就不能穿这样的裤子,反应过来的时候,特汉子的回了他一句:这裤子怎么了,又不是开裆裤,能那么鲜明的划分多大能穿多大不能穿!好好看看我这张老脸,它可以证明我有25岁了。

他大笑,桌子下碍事的长腿碰掉了我的包,我回了他一句干巴的【呵呵呵】刹住了他的笑,他讪讪的捞起我的包,象征性的拍了两下,说,你可逗。

他问我看的什么书,看完后能不能借他看一下,我笑笑拒绝,不行,这书不适合你这样的年龄段,等你上了大学,要是有机会你倒是可以看一看。现在看还太早。

他一脸不服气,怕我看不懂?

我说,不是,是怕你能看懂。现在就看得懂这些,不好玩。

我知道他没明白我说什么,也感觉他可能会私下找时间去百度一下这本书,说不定还会细细的读上几篇,其实我也不太确定现在的他是不是看的懂这些故事,是不是适合看这样的故事。

我只是想起来在自己十六七岁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凡墙都是门》,是女作家陈染的成名作。那时候,其实是读不太懂的,事后想想可能是因为那时候的情绪和阅历都还不足以承载与驾驭那些东西,所以没能很深刻的读懂那本书的正能量,反而被书里一些犀利的语言带的稍微有那么一些偏激、孤傲、消沉,甚至被赋予一种闷闷的无能为力的负能量。本应是“破墙”而出的释然,愣是在心里砌起了一堵墙。

这多年以来,这本书一直跟随着我,走过大学,陪我工作,当然,又被我无数次翻阅,每一次看都会有更进一层不一样的感受,早已不再给自己砌墙了,也真正的读懂了何谓的“凡墙都是门”。这本书算是对我影响较大的一本书了,不过这么多年,也没再去读陈染的其他作品,细想起来,似乎是有心里阴影,曾经高筑于心的那堵墙,让自己有点害怕她的文字。

临末,他问我,既然那么喜欢读书,给我推荐一本书吧?

我收拾收拾东西起身,丢给他一句:小朋友,上当当,喜欢什么就挑什么,姐姐是个奇葩,怕给你带错道了。

很多人说,读书,读的是一种心情,有人读书是为了陶冶情操,有些人是为了打发时间,有些人是为了学习进步,还有些人就是为了附庸风雅。

我不想说我是那种读书人,我只是觉得,无论是哪一种,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便是好的。最起码对于你来说,也是有所收获的。

而且,好书,确实是该在恰当的时候看的,读对了,受益一生,读不对,又是另一种心境。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