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米粒

浓妖不及淡久

【原创】他们的故事

       接到U电话的时候,是在中午,我正坐在广场的健身器材上静享着难得的午后阳光。所以当他嚷嚷着说豆子离婚了的时候,我还沉浸在晒暖儿的美好感觉里没能立刻反应过来,就顺嘴说了句:这年头离婚多正常,你激动啥。

      U愣了几秒,我也用这几秒叫醒了自己的大脑,想起了谁是豆子,也想起来了U会这么激动的原因。

       U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才给我陈述完豆子离婚这件事情,我从他这冗长且有点凌乱的陈述中做出整理:豆子是在结婚密集日的11月11日离的婚,夫妻俩离婚后去吃散伙饭,俩人都喝高了,然后,豆子死活不让前夫送,最后豆子前夫拨了U的电话。U给豆子送回家了。

       按照U讲的这就是全过程。但我总觉得应该还有点什么故事,否则真不至于让许久不联系的U给我打电话。

      果然,U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到那天送豆子回家,豆子说了好多话,说她短暂的婚姻,说她现在不知道是开心还是不开心,最后,对U说了句我们都觉得很矫情的话:但是,哥们,你还得相信爱情。

       U说完之后,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劝他。索性就不再说话。任他一遍遍的重复。

       U是我诸多男性闺蜜中的一个,善良,内向,不闷骚。我们在十五六岁的年龄认识,我们不是同学,也不是朋友,仅仅就是在一次不知道是谁的朋友聚会的大聚会中认识,然后留了QQ后就成了朋友!

       而豆子,最早是我一朋友的女朋友,一个疯疯癫癫的女汉子,我们的关系算不上太好,但也还好。我很少把互不认识的朋友叫到一起聚会,所以,也没带豆子和U一起吃过饭,只是在这个不算特别大的城市,就是有那么多让人惊奇的巧合。

       有一天,U问我,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叫豆子的?

       和很多雷同的故事一样,U和豆子相识在别处,后来发现他们居然都认识我,然后这种巧合让他们的关系迅速的密切了起来。

       之后,我便经常能在他们的口中听到关于对方的一些事情。

从最初,我就知道U喜欢豆子,因为在我的印象里,一向寡言的U一提起豆子就抑制不住的兴奋,并表现出巨大的好奇心。

       彼时,豆子也会在我面前夸上U几句,夸他细心,夸他够朋友,夸他善解人意,不知道为什么,从那时候起,我就觉得U绝对不是豆子喜欢的那类型的男孩子,因了这种感觉,再听U说起豆子的时候就忍不住说了,U,其实,你和豆子不一定适合的。

       听到这句话,U一阵子的沉默,我突然觉得很残忍,有几分后悔说出这样的话,但随即,U就低声陈述:其实,我比你清楚,但是没办法,就是觉得这样子,她开心,我也开心。

       我一下子无言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评述这种尽心付出却不求回报的傻瓜式感情。

       再后来,豆子和男朋友分了,再后来听说,U带着豆子去了一趟青岛,陪她散心。还在豆子的QQ上看到豆子发说说:有朋友的陪伴,真好!

      那时,我们并不在一个城市,我只能从偶尔更新的QQ说说中和愈来愈少的电话沟通中了解到他们的只言片语。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U和豆子一直都没有谈过恋爱,至少,他们没有正式的确定恋爱关系。

       之于U,豆子是他最喜欢的人,是他愿意一直默默关心与爱护的人。

       之于豆子,U是她可以依赖的朋友,是能陪伴她度过低谷,收获快乐的哥们儿。

       2010年从北京回来的时候,听说豆子去了南方打工,而U也毕了业在洛阳一家小公司做销售。偶尔见面,聊及豆子,U都说,她过的挺好的。

       U说这话的时候,脸色不太自然,所以我也不愿再去多问,我们也极少再提及豆子。

      只是这么多年以来,U一直单身。

      豆子是12年回来的,具体回来的时间我并不是特别清楚,我听说的时候,豆子都要结婚了。

      空间里满满的婚纱照,还有很多晒幸福的说说。

      我还没来得及打电话给U询问的时候,豆子打来电话:晓利,你到时候一定要来,跟U一起来。

      我真诚恭喜豆子并许诺说一定会和U一起去。

      豆子结婚当天,我和U一起去的,因为在那之前,我给U打电话,U提出来说我要是去他就去,我不去他就不去了。

       我觉得U应该去,应该去看看结婚时的豆子,是怎样的一脸幸福。

       那一天,一切正常,U和我一样,说恭喜,出份子钱,喝喜酒,吃喜宴,听新郎新娘紧握戴着婚戒的手讲他们闪婚的过程。若不是偶然的看见他眼睛里的落寞,我会以为,这一天结婚的这个新娘不是他喜欢并关心了这么多年的那个豆子。

       当天晚上,我提出和U一起去喝酒,他有史以来第一次利索的拒绝人:不去了。我有点累,回家了。

       我没有强拉他,都各自回了家,那时候,晚上还没有关手机的习惯,所以夜里11点多接到了U的电话:睡了吗?我一边从被窝里钻出来,一边问:在哪儿?我马上过去。

      我们就在路边的一家小夜市见的面。要了一箱的啤酒,让他不醉不归。

      结果,我们都没有醉,关于豆子,我们也基本上没提及几句,只是说了,豆子居然是闪婚,希望豆子幸福。

      那天,U没能一醉解千愁,也没有一诉解烦忧。

       我们就那样吃了一顿饭,喝了几瓶酒,然后各自回家。

       这之后,U还是原来的那个U 。

       豆子,也还是疯疯癫癫的,偶尔我们也会聚在一起吃饭,包括豆子的老公。

       只是U对豆子,不若以前那般无微不至的体贴。毕竟,豆子的身旁坐着她称之为老公的男人。

       豆子的老公长的有一点点小帅,还有一点点小酷,不知为何,在我的印象里,这样的男人就是豆子喜欢的类型。而像U那样的男孩子,之于豆子,是注定要完败于这个男人的。

      豆子的婚姻生活,我并没有去打听过,也没有听说过太多。

      我只知道,那个又帅又酷的老公似乎让豆子费尽了心思去管束,至于具体内情——不详!

      而U,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豆子也开始慢慢的淡出了我们的聊天。

      所以,对于我来说,豆子似乎也慢慢的淡出了我的生活。

      所以,这次U给我说豆子离婚的消息,我一时没能反应过来这个豆子是哪个豆子。

通话的最后,我问U,你想怎么着?

他说不怎么着。

我又问,那你打电话是想怎么着?

他说,真的不怎么着,就是想给你说说豆子离婚了。

我说,然后呢?

他说:没然后,他们是因为不适合所以离得婚。

我沉默:是你这么以为还是豆子说的?

U急急的抢答:不是我以为的,也不是豆子以为的,是豆子他老公说的。

我笑了:然后呢。

我其实是想听他说没有然后的。可他依然没有说,他只是很无力的吐出了几个字:不知道。

我一时无言。

其实,我还有那么一时的想法:豆子离婚,对U来说,或许比豆子结婚更让他难受。

因为,U,真的只希望豆子幸福。

而这种幸福,注定了是U无法给豆子的。

很多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不能尽人意,有些故事,也许是注定不能有我们期待的结局。 
我们只能期待,待那么一天,提及那段往事,我们会有丝丝的遗憾,但更多的是发自内心的释然与祝福。 

 

评论